推薦: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資訊 > 把相聲還給相聲讓我們盡情歡笑
把相聲還給相聲讓我們盡情歡笑

 

   我希望,德云社相聲,只是相聲“文藝復興”的開始而遠遠沒有達到鼎盛——相聲必將越來越回歸到相聲本身,回到它“逗笑”的本質上去。

  十年的辛苦,十年的風霜,十年的嬉笑怒罵,十年的同舟共濟,德云社一步步從冷清蕭索的胡同里,從凄涼落寞的茶館里,從無人喝彩的小劇場里,從最平民的階層里,一路走來, 
走進了今日的盛況和鋪天蓋地的贊揚中。
 
  老一輩相聲藝術家常寶華,在激動之余喊出了:德云社萬歲!
 
  侯寶林大師之子侯耀文說:他們找到了相聲的感覺。作為德云社中的一員,我很自豪,我有為我們自己驕傲的資本。
 
  很多人會奇怪,德云社為什么會成功,他到底是怎么成功的?我認為,德云社的成功是必然的,這是時代大趨勢導致的發展必然。
 
  過去,我們對文藝作品有時候過分強調教育功能。這樣一來,相聲離老百姓就越來越遠了。
 
  關于相聲要不要有教育人的意義這個問題。有一個情況是可以類比的,那就是文學創作。我看金庸先生的傳記,有人問:您的小說是不是因為有能夠教育人愛國、教育人在困境下努力等意義,所以才有這么高的價值,受這么多人喜愛?
 
  金庸先生說:每個人對文學都有自己的看法,以我個人而言,我認為文學主要是表達人的感情。文學如果能夠深刻而生動地表現出人的感情,那就是好的文學。
 
  正是如此。
 
  我們所謂真善美:“真”是用科學的范疇,“善”是宗教或道德的范疇,“美”是文學藝術的范疇。“美”是什么?是人性的體現。相聲演員用語言或形體觸動了觀眾人性之中的某一點,他才會樂得前仰后合。一部小說創作出來,就已經與作者無關;同理,一段相聲被說出來之后,與演員的關系也不大了。至于歡樂之后有什么感悟的東西,那是觀眾自己的事。正如魯迅提到的:“《紅樓夢》單是命意,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:經學家看見《易》,道學家看見淫,才子看見纏綿,革命家看見排滿,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。”《紅樓》尚且如此,何況簡簡單單的一段相聲
 
  眾多文藝形式都已經超脫,為什么惟獨相聲(當然還有戲曲、曲藝相聲的這些難兄難弟)還在三十年前停步不前呢?
 
  相聲演員和相聲研究者,均要負一定之責任。
 
  相聲就是相聲,老百姓聽相聲就是要笑的。相聲同樣帶給人美感,而這種美感就是快樂。德云社一路從平民中走來,生存的壓力和現實的情況給他們以指導,使他們朝向正確的方向前進。所以,德云社相聲中,通過對人性的還原、深究,再展現出最表層的東西出來使人發笑,是自發的,自主的,也是不自覺的。它的背后,是強大的、不可逆的,是整個社會前進的步伐。
 
  我(本小品劇本來源于胖蛋小品搞笑大全www.8531992.live)感覺,德云社的火爆和為人喜愛,是相聲界開始重新尋找真實的自我并被大眾接受的過程。
 
  相聲說什么內容并不是由相聲演員決定,而是由觀眾決定的,進而言之是由全社全決定的。觀眾對不喜歡的東西就不會笑,不會笑的東西演員就不能說。只要我們的社會整體氣氛安定和諧,人民素質越來越高,相聲的內容自然也必然會越來越好。大浪淘沙,只要是留下來的,我們相信都有它自己的價值在。
 
  有人說,“他們只是迎合了一小撮下層觀眾的低級趣味”。在現在這個時代里,如何定位這“一小撮”?德云社怎么那么容易就在大千世界中找到這“一小撮”知音的呢?我想以德云社在各地演出的場面而言,這個“一小撮”在數量上還真是不好定義。
 
  我希望,德云社相聲,只是相聲“文藝復興”的開始而遠遠沒有達到鼎盛——相聲必將越來越回歸到相聲本身,回到它“逗笑”的本質上去。那時候,再出多少個德云社,都是不令人奇怪的。
 
  把相聲還給相聲,讓我們盡情歡笑吧!

左側推薦200*200
中国一重股票分析